迈克尔·莱维特:基础研究成果或许得等几十年方能显现 2021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

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、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副主席迈克尔·莱维特 新民晚报记者 徐程 摄

重大基础性发现,不仅需要开放的基础科学,更需要长时间不懈的基础研究。在第四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“开放科学”主旨会议环节, 2013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、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副主席迈克尔·莱维特说,科学研究和成果发现有点类似于“买彩票”,无法预测也无法计划,只能靠不断的尝试和多年的坚持。

2013年,莱维特以“为复杂化学系统创立了多尺度模型”的研究,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。对交叉研究有着身体力行深刻理解的莱维特认为,重大的基础性研究,需要开放的、长期的基础科学,而他的研究成果正是多领域基础科学突破的有力佐证。莱维特和他的团队一直在生物物理与化学的跨界领域探索,也借助于计算机算力的增强,实现了蛋白质折叠的首次计算机模拟。这在早年间是非常具有前瞻性和创新性的研究。

“当时的计算机运算速度比现在慢了一万亿倍,甚至现在的智能手机都比当时的计算机算力强大。也正因为如此,整个研究过程花费了我们几十年的时间。”尽管如此,莱维特却觉得,问题的解决恰恰需要大量时间,这样的“花时间”对科学研究的创新突破非常重要,打破了计算机科学和生物化学、物理等学科间的界限,也为现在的跨界研究打下了基础。“其实,现在基于计算机开展跨界研究并不少见,但这并不是因为现在的人更聪明,而是因为计算机算力比以前更强了。”

在莱维特看来,基础科学的成果和运用往往需要四五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去得到验证,甚至可能以人们无法预料的方式出现。他以当前新冠疫情为例,“全球科学界都在携手共进抗击疫情,而无论是疫情传播的模型,还是新冠抗体都是基于四十多年前基础的科学研究,DNA序列,或者是PCR测试、蛋白质序列等‘热词’,其实也都是四十多年前就发现的。”

与此同时,莱维特认为,基础科学研究一定要全情投入,这里的投入不仅需要“研究经费”,也需要的“人才”。“人才培养,不能有明显的官僚主义,不要有等级观念,并给予年轻人更多的机会。”莱维特以生物学研究领域的突破举例说,由于在蛋白质晶体学方面的开创性成就,英国生物学家佩鲁茨获得来1962年诺贝尔化学奖。“是佩鲁茨首次使用X射线衍射法进行结构生物学研究,而他的博士学生克里克使用了这种方法发现了DNA,并因此获得196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。佩鲁茨完全可以在克里克的论文上署名,但佩鲁茨并没有抢年轻科学家的功劳,成为科学史上的一段佳话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